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欢迎光临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搜索
查看: 2518|回复: 1

最后的黄玫瑰(五)

[复制链接]
491226588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9-10-7 10:45:37 |显示全部楼层
   两天后,我也回到“家”里。满月后,我搬回厂里刚分给我的家属院住房,星期天,程苏苏拿着一盘香蕉过来串门。顺便看看我的孩子。

    “我说你怎么这么快,都两个了。”我说“我让那老母猪一年生两窝”这是一个评剧里的唱段,我唱了一遍。

    “去死,你才老母猪。”苏苏笑着踢了我一脚。

    “你们怎么回事儿?我觉得你们比我还熟。”老婆吃醋了。

    “哈哈,完蛋了吧,有人管了。”苏苏继续发疯。我不理他们,去看书。两个女人一会儿就凑到一起评论孩子像谁。过了半个多小时,苏苏说要走,到给孩子喂奶的时间了。她的奶很多,胸前已经湿了。我老婆羡慕的说:你的奶真多,我的不大够吃。苏苏说我先给丫头吃点,要不半路上也得流出来。她的奶真的很多很冲,我们小丫头咽都咽不过来,一会儿吃饱了,睡起觉来,苏苏走了。

    从此以后,苏苏每个月都要来我家一两趟,有时只有我在家,她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看我忙来忙去。她丈夫来过两次,一次是苏苏从我这里拿走一本书,盖莫夫的“从一到无穷大”。苏苏说他一边看一边在纸上计算,这本书是四几年盖莫夫写的,里面有不少地方要计算,否则看不懂。他把书拿到教研室,他去上课时不知谁把书摸走了,读书人嘛,窃书不算偷,他来道歉。

    另一次是我在忙于计算一个东西,有的地方不明白,她让她丈夫过来指导。她丈夫过来一看,直接蒙圈,看不懂。

    我当时用的是“有限元”分析,这种六十年代在西方世界发展起来的分析方法,在国内几乎没有人用在结构力学分析上。有限元分析现在的大学生都学过,也有相关的软件,如果他说不懂,你直接可以说他的学位证书是10086充值时赠送的。但在当时七十年代全国使用有限元分析系统的不会超过十个人。不像现在只要的原始数据输进去,再敲一下键,电脑一会儿就把结果给你,当时用计算尺拉,计算量多的让人怀疑人生。

    我用它是因为有限元法可以把复杂的整体结构离散到有限个单元,再把这种理想化的假定和力学控制方程施加于结构内部的每一个单元,然后通过单元分析组装得到结构总刚度方程,再通过边界条件和其他约束解得结构总反应。

    在进行单元分析和单元内部反应分析的时候,形函数插值和 高斯数值积分被用来近似表达单元内部任意一点的反应,这就是有限元数值近似的重要体现。一般来说,形函数阶数越高,近似精度也就越高,但其要求的单元控制点数量和高斯积分点数量也更多。另外单元划分的越精细,其近似结果也更加精确。但是以上两种提高有限元精度的代价就是计算量呈几何倍数增加。而在建立模型的过程中,增加或减少一条线,一个点,都会使计算量发生指数性的变化。

    我接触到是因为我做“失效分析”时要对损坏的机械零件做受力分析,找出原因,以便改进。而有限元比较方便。我的一个同学在加拿大读博士,他回来探亲时聊起这个东西,对我有用。他的教科书式英语的,我看不懂,就把他的课堂笔记拿过来自己对照着啃。由于他刚去听课时英语不太好,课堂笔记都是中文的速记符号,我能看懂。

    有限元分析主要使用带特殊边界的偏微分方程进行计算,而这些教数学的用不着早就还给他老师了。他看不懂我的计算过程,就去翻我的书架,当时我有两个书架,上面放满了书。顺序放着的是化学分析部分,从定性分析到定量分析,再到专业的金属分析,这是我最早的,也是最系统的专业书籍。然后是机械设计部分,一堆“机械设计手册”,当然,理力,材力,结构力学也少不了。再后来是铸造,从冲天炉到造型系统五六本。还有一部分金属学及热处理的书,这些不是教科书,而是专业的技术著作。像俄文版的“可锻铸铁”,“高温金相学”;从“故障分析”到“破断分析”再到“失效分析手册,又是一套。这也表明了我国这个专业的发展进步历程。最夸张的是下面藏有一套“步兵轻武器设计手册”。他完全闹不懂,说好的没上过学呢,专业书这么多,太夸张了吧。

    “你到底是哪个专业的?”

    “我没上过学,这些都是工作时用的上,东一榔头西一杠子瞎看的。现在国内也没有失效分析这个专业,它所涉及的学科太多,没法放在一个专业里。”

    “你工资是多少?”

    “啊,你说书啊,大都没花钱。我去单位解决个问题,顺便让他们买几本书,问题解决后,书他们也用不着,我就拿走了。”我鸡贼的说。

    “那你不懂的地方怎么办?”

    “去学校找老师。化学的找南开,我在南开跟班学了两年。铸造和热处理的找天工(天津工学院),失效分析找北京航天,都有认识的教授。”

    “你还去北大听课吗?”苏苏问。

    “有时去,主要听古代汉语的大课。有时人大的马哲,政经也去听,老师经常在课上说一些内幕消息,就当放松了。”苏苏丈夫看着我——从哪里出来的这么一个怪人?两口子很失落的走了。

    过了些日子,苏苏拿来了两张票,是农展馆的花卉展览,让我们两口子去参观,我老婆对这些花花草草的没兴趣,我和程苏苏一起去,很多的花,兰花,君子兰,蝴蝶兰都有,还有很多品种的花卉。我在参观月季花区时,看到有一些花枝散落在角落,问工作人员拿走行不行,一个花匠过来说:“拿走吧,放在这里一会儿也要当垃圾运出去。”又对我说“这些花里有一些很名贵的品种,你回去养养看能活几种。”又告诉我很多无性繁殖的知识。

    “你怎么到哪儿都要占便宜?这些枝条你怎么养?”

    ‘“养活了开花你再来看,保证亮瞎你的眼。”

    “我等着。”

    花枝拿回来,先用盐糖水加Vc浸泡,长出根来再移植到花盆里,,最后种到院子的花坛。有几种名贵的,黑色的月季,绿色的月季,和黄色的香水玫瑰。花开时分,满院里香气袭人。苏苏和我一样,最喜欢黄色的香水玫瑰。她说:黄色的玫瑰代表纯洁的友谊和美好的祝福。

    以后苏苏的丈夫就没有来过,可能觉得有点丢脸。苏苏到倒常来,很少在我家吃饭,大多数时间是逗孩子玩儿,或静静地坐一会儿,然后走掉。我一直没有去过她家,连她家在什么地方住也不知道。八几年后我离开工厂,苏苏找不到我,也联系不上,不知她怎样。我几次梦见她在寻找,梦里我去她家看她,但不知她家在哪里。只能在她家附近和她单位的路上等,然而等不到。

    最后一次会面是我被下放到“清砂车间”劳动改造。我当天联系轻工部的一个研究所,决定到那里上班,工资关系很快从厂里迁出,到重工局盖章,办公室的人说:你们厂长疯了,把你赶走。章还是盖了,人事局盖章比较麻烦,因为我没有商调函,直接走调动,不给盖,我去找了管工业的副市长,他打电话来,我才顺利跑掉。家也很快搬走,搬家的当天苏苏来了,很意外。我知道这里有他老爸的因素,没告诉她。把陆游的钗头凤写出来送给她: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手还是红酥手,人已经成为不可触摸的宫墙柳,几年的离索,哪里又是一杯愁绪所能写尽?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东风恶,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从此以后再无见面机会,锦书难托,既使有山盟又能如何?

    她用力抱住我“以后呢?”

    “以后天南地北,别问前程了。”



已有 1 人评分阳光味 收起 理由
wwmm + 3

总评分: 阳光味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休爸爸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9-10-7 18:51:07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用户协议|管理章程|Archiver|手机版|家在银滩 JZYT.net ( 苏ICP备17021281号

GMT+8, 2019-12-12 11:27 , Processed in 0.10937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家在银滩网站运行与维护工作室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32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