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欢迎光临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搜索
查看: 590|回复: 1

最后的黄玫瑰(四)

[复制链接]
491226588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9-10-7 10:40:25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是如此之小,我们注定无路可逃。

    几年后,我老婆生孩子,去了医院。刚一进门,小护士说:又来了一个。另一个说:今天要忙死了。医院里有一个不是传统的习惯,护士们不许说忙,只要有人说忙,那就真的要累死你。另一个小护士打了她一下,不许说。昨天才三个,今天不到十点就有六个了。小护士接着抱怨。

    我问她们:“今天谁值班?”

    “尚大夫。”尚大夫是妇科专家,曾被派到坦桑尼亚三次,在坦桑尼亚是有名的“中国妈妈”。前一段时间我配合他们医院制造高压氧舱,这也是中国自制的第一个高压氧舱。和她很熟悉。她在接生,一会儿出来,看到我,

    “你媳妇也来生孩子?”

    “是啊,你给检查一下。”于是她去产房检查一遍,又摸了摸屁股。“三指裆了,没问题。”

    我说:“又不是鸡下蛋,还几指裆。”

    “这跟下蛋一样,臭小子,你知道个屁。”她用脚踢我,在这里,她就是女王。

    三个产房一起有人生产,尚大夫忙得不可开交。在产房里喊“用力,憋气。”一会儿,一声“哇,哇”响起,又一个新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我家的病房原来四张床,我们进去时是第五张,靠窗的一面挤得满满的,护理的家人只能在床头递东西。几个小时后我家顺利生了一个丫头,老婆被放到第一张床和第二张床之间。这时又塞进来两张床,已经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听护士们说今晚一共接生了十八个孩子,三个病房都满满的。家属们统统的在门外,谁的产妇有事儿了叫谁,谁才可以进去。否则只能在门外聊天。产妇们都平安,家属们也心平气和,没人发脾气。

    尚大夫累坏了,天快亮时她回家休息,临走时找到我,交待了注意事项。我老婆叫我进去 ,想喝水。我有暖瓶,但床太挤,我过不去。有人拉我,

    “从我身上爬过去。”

    “苏苏?你怎么也现在才生?”是程苏苏,她躺在床上。程苏苏现在比以前胖了,更有女人味儿,也白了,更加漂亮。我愣住了,这也能碰上?我们目视对方,试图从对方身上找到这几年流失的光影

    几年以前我们以为不分离,而后却分离,后来,我们又以为不相遇,结果,最后也相遇。

    “老姐这是第二个了。”程苏苏傲骄的说“上来”。我爬到她的床上,经过她身上时,她突然紧紧地把我抱住,浑身发抖,用力在我嘴上亲了一口。过了一会儿,把我放开

    “去吧,看看弟妹要什么。”我老婆疑惑的看着,摸不清头脑,有点发呆。我给了她水喝,问:“早晨想吃点什么?”

    她想了想,“要不吃面条吧,胡萝卜的。”

    “也给我带一份。”程苏苏说。

    “你家没人给你送饭?”

    “我妈就知道给我红糖鸡蛋小米粥吃,吃腻了。”

    好吧,我回家,先和面,然后切胡萝卜,胡萝卜要切的非常细。然后泡木耳,泡好后也切细丝,纯瘦肉一块,横刀切细丝,用料酒淀粉抓一下,虾仁用开水泡上。材料都准备好,开始下锅。先放油,加姜丝炸黄捞出,下肉丝变色后加酱油上色,捞出放在一个碗里,锅里的油炒胡萝卜,胡萝卜烧出油来放木耳稍炒加虾仁和水,再加一点点糖,盐,水开后下面条,面条八成熟盛出放在保温桶中,放上几根菠菜叶做点缀,肉丝放在面条上面,点香油。完工,赶紧骑车送到医院。我家到医院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到医院面条正好熟了。一打开,满病房都是猪肉,虾仁和胡萝卜的鲜香。

    我给老婆和程苏苏一人一个保温桶,程苏苏伸头看见漂亮的面条造型,拿出一个搪瓷盆,“这一倒就不漂亮了,”纠结。我把搪瓷盆放在小桌上,用筷子拖着面条放到盆里,再把汤转移过来,看起来更加漂亮。白白的细细的面条上面是红色的肉丝,黄色的油汤里有黑色的木耳,几片菠菜叶衬托在四周,像一朵花开放在碗里。

    “这是鸡油?挂面?”苏苏旁边的一个老女人问。苏苏对我说“这是我妈。”她妈长得和程苏苏很像,眼角有了皱纹。我对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这不是鸡油,是胡萝卜炒出来的油,是素油。我家不吃挂面,这是手擀的。”

    “你饭做的还挺好。”

    我说:“一般吧。”对我老婆说“中午吃什么?”这时我老婆已经把面条吃得差不多了,这种水平只能算一般,她已经习惯,不像别人那么惊奇。我在家里做菜都讲究“色,香,味。”而色包括造型是第一位的,菜端上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颜色和形状,菜要漂亮,让人一看就有食欲,然后才是气味儿,再以后才是嘴里的味道,顺序是不能错的。一般人家似乎没有这么讲究。素养,在任何地方都能表现出来。

    “吃米饭,炒两个菜吧。”

    “大米是凉性的,不能吃。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事儿,净瞎吃。吃出月子病来,后悔都来不及。”傍边一个农村来的老太太对我说。不管怎样,人家也是关心,只能表示感谢。

    我老婆想半天“哪吃什么呢?大米不能吃,小米不想吃,馒头不愿意吃,面条刚吃的。”

    “你要是想吃面条,我最少可以给你做出十几种。”

    “不吃,包点饺子吧,吃素馅的。”

    “吃点什么我一起做过来?”我扭脸对苏苏说。这时苏苏已经把一盆面条连汤都喝完了。

    “我过一会儿出院了,以后到你家吃去。”苏苏不客气的说。他妈奇怪的看着我们两个人的互动,闹不清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到十点,前一天的产妇陆续出院,病房恢复了正常。苏苏也走了,临走时和一脸蒙圈的我老婆打招呼,满月时我去看你。苏苏走了以后,老婆问我:“哪来的疯婆子?”“过去一个厂实验室的,现在调到文化局,不知在干什么。”

    “文青啊,你不是最讨厌文青吗,尤其是女文青?”我很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程苏苏妈妈回家后对苏苏他爸说起此事,他爸想起我来,这是他原来的朋友?不可能吧。他们不是没有联系了吗,怎么又联系上了,阶级斗争的弦拉紧了。他妈一看不对,对他爸说,这次是这个孩子的老婆生孩子,和苏苏住在一个病房,原来没联系的。那也要再了解一下,老头下定决心。



已有 1 人评分阳光味 收起 理由
一休爸爸 + 3

总评分: 阳光味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休爸爸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9-10-7 13:07:02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用户协议|管理章程|Archiver|手机版|家在银滩 JZYT.net ( 苏ICP备17021281号

GMT+8, 2019-10-22 11:18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家在银滩网站运行与维护工作室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32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