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欢迎光临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搜索
查看: 2837|回复: 1

最后的黄玫瑰(二)

[复制链接]
491226588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9-10-2 14:18:28 |显示全部楼层
和我关系好的姑娘叫程苏苏的说:你在南京住过,去过秦淮河吗?
       慢慢的回忆,依稀想起在南京的生活。“去过一次,那时很小,记不太清了。”
       “那你说一说嘛。”苏苏开始撒娇。教员也有了兴趣,可能是想看看学员们的水平吧。“说一下,就当现场作文了。”
好吧,我开始回忆。那是53年,我才六岁,很多事印象已经很模糊了。记得那年我表哥从旅顺来南京看望我妈,他穿着海军礼服,帽子上有两个飘带,大大的披肩上有三道蓝色条文,非常漂亮。当时我二表姐也在南京念中学,刚好学到朱自清的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就磨着表哥带她去逛逛,于是我也搭便车和他们一起去了。
        二表哥家里曾经阔过,大表哥和孙科是把兄弟,四几年蒋介石下野,孙科在广州组阁时他是其中一员。五几年被送到东北的一个煤矿挖煤,在度荒时期,他们的劳改队死了不少人,他是靠我家每个月给他寄几斤炒面才撑过来。当时我家去野外挖野菜,买高价粮,即使这样,他的炒面也没断过。他七九年才放出来,人已很老邁。到我家来看看我妈,然后投奔他的在重庆的儿子,带了一只小松鼠,据他说,这只松鼠陪伴了他几年。他老婆在文革中被枪毙了,据说是污蔑了林副主席。他走以后就没有了消息。二表哥到英国留学,抗战胜利后回国在国民党的海军当舰长,直到文革前还有联系,文革后也没有了下落。
         我们雇了黄包车,到了江边,也是傍晚。秦淮河在白天没有什么意思,几条船在河面上打鱼,他们的家就是这条船,吃喝拉撒都在船上,上游的船刷马桶,下游的船照样洗菜做饭,就用同一条江里的水。
          那时(53年),江上的“七板子”很少,而大船几乎绝迹。听说是解放军关闭妓院,顺便也把大船取缔了。因为大船在过去也有妓女,而七板子船小,没有这种事。但那时来逛的游客也相应很少,挣不着钱,吃这碗饭的女人们去了小工场做工。如给志愿军做被服,鞋子等。
我们到江边时,天已黑了。一钩弯月,在几颗疏星的伴陪下,挂在深蓝色的天空,显得分外寂寥。我们上船,随着汩——汩的水声,船驶进深绿的河道中。河道很宽,没有几只游船,很空阔,也没有听见歌声,只有汩汩的水,和稀疏的蛙鸣。跟朱自清的描写完全不一样,二表姐很失望。表哥倒是很平静,似乎早已料到。也是,旅顺军港外的繁华早于南京消失,他已经亲历过这种事情了。
        七板子慢慢地向前滑动,船后留下一条浅浅的水纹,天愈发黑下来,一钩弯月也越发清冽,天上的星多起来,一闪一闪亮晶晶的似乎在眨眼。河边的草丛像一条随意画出来的曲线,只有这夜里,草丛中叶子的磬香才弥漫开来。这些稠密的叶子随着波光微微摆动,在黑夜里绽放出无数个甜美的笑意。使这夜显得分外温暖,迷人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但不久,又被月亮烛成银灰。在远处的灯光下显露出愈发的深沉。鸡鸣寺钟声悠然的传来,伴着朦胧的夜色,伴着清凉的夜风,轻轻地吸了一口,似乎有淡淡的花香,悠远的淡淡的而又沁人心脾。
在草丛的上方的萤火虫点亮了漫天的星,萤火虫的亮光与天上的星相映,落在水面,船似乎行驶在天河,船后的波纹把这一切搅碎,流光烁金的光影跟随在船后。船不管走出多远,弯月依旧在柳梢上方跟随着我们。
        又过了一座桥,可能是到“夫子庙”了吧,灯多了起来。两旁的酒楼,商店橙黄色的灯光映照着河面上的雾气,似乎在水面的上方罩上一层薄纱。清冷的月光并不能夺去灯的光辉,也不过是在光团中增加了一点青色。
游客不多,寥寥的几个“七板子”参差不齐的停泊在水面,也有人在歌唱,不怎么好听,倒是酒楼里的“茉莉花”丝丝袅袅传来,伴随着水的声音,让人耳目一新。
      “秦淮河在这里,”二表姐发疯。站在船头大声背诵:……在繁星般的黄的交错里,秦淮河仿佛笼上了一团光雾。光芒与雾气腾腾的晕着,什么都只剩了轮廓了;所以人面的详细的曲线,便消失于我们的眼底了。但灯光究竟夺不了那边的月色;灯光是浑的,月色是清的,在浑沌的灯光里,渗入了一派清辉,却真是奇迹!那晚月儿已瘦削了两三分。她晚妆才罢,盈盈的上了柳梢头。天是蓝得可爱,仿佛一汪水似的;月儿便更出落得精神了。岸上原有三株两株的垂杨树,淡淡的影子,在水里摇曳着。它们那柔细的枝条浴着月光,就像一支支美人的臂膊,交互的缠着,挽着;又像是月儿披着的发。而月儿偶然也从它们的交叉处偷偷窥看我们,大有小姑娘怕羞的样子。岸上另有几株不知名的老树,光光的立着;在月光里照起来。却又俨然是精神矍铄的老人。远处——快到天际线了,才有一两片白云,亮得现出异彩,像美丽的贝壳一般。白云下便是黑黑的一带轮廓;是一条随意画的不规则的曲线……。二表姐外语一直不行,但语文还算可以,后来到农大教书,好像也用不着英语,直到退休。划船的老爹笑眯眯的看着,这种事他看多了,也不觉得新奇。表哥付了船费,我们回家。而我总觉得二表姐的秦淮河不如我的萤火虫和星空在水中的倒影漂亮。老师点评,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也没人听这些老生常谈,学习班总算是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从此以后,我们几个实验室的“学友”有时会一起聊天,交流遇到的各种情况。当然,有了新作品,大家也一起讨论,一起开玩笑。一次,大家让我表演一个节目。我坐在凳子上,不吭声。
                                                                      苦——哇!一声模拟女高音: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言心中惨,
                                                                       过路的君子听我言……。我坐在凳子上,只有上身扭动,做出花旦在舞台上的动作,一通西皮流水唱下来,非常滑稽。那几位大姐小姐笑的前仰后翻,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撇着八字脚喊:不行了,不行了,要笑死了。尤其是球墨铸铁的程苏苏,两只眼睛喷出一个个的“桃心”。
        程苏苏他老爹文革前是组织部的头头,现在刚从牛棚里出来,老中青三结合,于是在地革委担任什么职务。不管对谁,见面都要先找出人家的毛病来,是个“无产阶级革命家”。
        以后,我经常逗她们高兴,当时我从旧货店买了一个留声机,带了几张黑胶唱盘。大家一起听“伏尔加河船夫曲”,“三套车,”陈占鳌的小提琴“梁祝”等。
        程苏苏很漂亮,一米七的个子,前凸后翘,笔挺的鼻子,大大的眼睛,似一汪清泉,鹅蛋形的脸型细腻光滑,两条大长腿总穿一双黑色的皮鞋。她很有能耐,在文革时期她家被抄,他爸他妈去了牛棚,她和几个孩子被赶出家门,她就带着“援朝”“三运”等弟妹回老家参加村里的劳动。后来另一派夺回权利,她才又回到自己的家。在那时,家里的几个孩子中,她掌管着一切。
       我和她的关系走得比较近,后来几乎每天都要见面,他老爸知道后,想摸摸我的底。一天管工业的专员叫我到地委,告诉我第二天去下面的一个县里解决问题,我出来,正好遇到程苏苏。她喊我到她家里去,她家就住在地委家属院,和地委只隔一个墙,属于党委家属院。比地委政府的院子小。她家进门就是客厅,沙发,茶几挤在一起比较乱。孩子多,房子不够住,有工作的都在单位住宿舍,还上学的才在家里住。
      “这是小张。”转过脸来,“这是我爸。”小张在工作中帮了我不少忙,我的技术大多是他教的。程苏苏说。
        你家里是干什么的?”他爸直入主题
        “都是教书的。”
        “都是党员吗?”
        “不是。”
        “为什么?”他觉得好人都应该入了党。没入党的都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我爸在57年被打成右派,没办法入党”。他的脸马上拉下来,好像欠了他一百吊钱。
          “你要好好改造思想,做一个可以改造好的年轻人。”
        到这里,话已经谈不下去了,我站起来,说:明天下乡,我还要准备一下,先告辞了。于是走出来。当我走到院门口时,听见他在屋里大声说:“苏苏,以后不要和他来往。他和咱们不是一种人。”苏苏说:我不管,我就要和他好。等到苏苏追出门时我已经骑着车走远了。

已有 2 人评分阳光味 正能量 收起 理由
wwmm + 3 + 2
一休爸爸 + 3

总评分: 阳光味 + 6  正能量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休爸爸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9-10-3 06:13:40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用户协议|管理章程|Archiver|手机版|家在银滩 JZYT.net ( 苏ICP备17021281号

GMT+8, 2019-12-12 11:48 , Processed in 0.07812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家在银滩网站运行与维护工作室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32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