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欢迎光临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搜索
查看: 2718|回复: 1

最后的黄玫瑰

[复制链接]
491226588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9-10-2 14:03:58 |显示全部楼层
   在文革的日子里,并不是像现在说的每时每刻人们都像乌眼鸡那样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也不是像想象那样每天都在革命思想高涨,一心一意的搞斗争。大多数人的平常日子里,依然有欢笑 有生活。
         记得那是在七三年,邓小平重新工作后不久,地区革委会想提高各个单位的新闻工作水平,当时每个单位里有通讯员,也就是些工人中喜欢写一写单位中的好人好事儿,先进人物和先进事件的,这些人水平参差不起,有一些几乎到了词不达意的程度。于是举办了一个业余短训班,每个星期日下午在报社礼堂举办。主持的是地革委管宣传的一个干部,但他只是负责组织,具体讲课辅导的是原来天津新港杂志社的一个主编。
         这个短训班人员组成是经过单位推荐上来的,应该说在当时写作水平还比较不错,水平不够的想来单位怕丢脸也不会让他来。我单位有一个车间统计,想尽一切办法也没能钻进来。这个妹子可能是小学上了三四年,学习成绩一直拖全校的后腿。但在厂里很吃香,担任了一个车间的统计。大家平时取笑她,说她能把车间的数字数清楚?表示怀疑。后来有人说:没问题,她把袜子脱了,二十个以内的算术还是难不住她的,想来也是,手指加脚趾有二十个,实在不行了坐下来数总可以搞清楚。他们车间就是个小组——刀具组,一共五六个干活的,焊一把刀半个工时,会数数就行。几年后招工农兵学员,二分之一加二分之一等于四分之二的笑话就是此人搞出来的。
         但这个妹子很漂亮,两只眼睛又会放电,电车间主任或厂革委会主任一下,立竿见影,立马肉酥骨头软。人啊,要想活得轻松,就得发挥自己的优势,让厂里这些当官的看得见吃不着,也是一种艺术。此人一直在车间当统计直到到下岗,下岗时她已四十多岁,可以内退,施施然拿着生活费混到退休,没去给人打过工,也没听说有过“桃色新闻”。
        当时参加短训班的有二十几个人,办公室的居多,还有就是实验室的了。实验室一般女的比较多,文化也是较高的,不少是老高二老高三的。在平时明显的分为两拨,办公室的一般不跟实验室的掺和,说话也没共同语言,鸡同鸭是说不到一堆儿的。
         实验室的人们中有两三个男的,其余都是姑娘。和我关系比较好的有几个,都是平时在业务上有联系的实验室负责人
       有一个厂在搞“球墨铸铁”曲轴,我帮助她们做金相实验。说实在的,我国球墨铸铁水平当时稳稳地站在世界前列,从理论到产品都不比英美日本差。当然主要原因是别的国家没有那么多的稀土给他们糟蹋。
        在那里有一个大牛,是解放初国家派去英国学习内燃机的,一共四个人,回国后在57年全部被打成右派下放回老家。他是大孟庄的。后来作为合同工被招上来,时间不长就去了厂里技术科,我经常跟他打交道,关系很好。
        在74年国家进口一批英国内燃机,安装调试不顺利,找英国人帮忙。英国方面查档案发现曾经为中国培养过四个人,就告诉大使馆。中国方面的有关部门之后找这四个人,发现他在大孟庄务农,于是开车来把他“回收”回去。当时他正在车间看机械加工工件,市政府,交通局领导和北京方面的人一起过来,直接把他塞到车上,行李都没收拾就给拉走了。
         后来我去北京看他,住在一个三居室,老婆孩子在一起,安排的很好。这件事是真的,没有一点虚构。前几天在电视里还有人说起此事。我们生产的球铁曲轴还是不错的,在广州球铁学术研讨会上受到好评,我也参加了这次研讨会,拿了一份资料回来。
经过两个多月的学习,大家比较熟了,办公室的和实验室的界限也慢慢模糊,争论,讨论中,每个人的脾气大家也都摸清楚。由于是临时的组织学习,不涉及任何利益,大家关系都很好。
         学习并不是一天到晚都学毛主席语录,大多时间里还是学一些被当时认可的名人的作品,如鲁迅的杂文,抗美援朝期间的一些报告文学,浩然的东西,还有朱自清(朱自清是毛泽东钦定的爱国文人)的一些散文等,当然像巴金,老舍是不可能出现的。
说实话,大家对鲁迅的杂文兴趣不大。不过是一些尖酸刻薄的损话,大家都没兴趣,如果要说损话,经过文革的中学生们并不比他差多少,顺便对“绍兴师爷”这个群体也印象不佳起来。反而对朱自清的一些文章,倒是比较欣赏。如荷塘月色,背影等,尤其是他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更让这些入世不深的小姑娘们沉醉其中。
         学习当然是先学报告文学,这些纪实性文章比较有现实意义,好人好事儿,先进事迹是领导们需要的,放在优先地位。但同时也要学习一点写作技巧,干巴巴的东西没人爱看,在当时,大形势下是以阶级斗争为先导,当然先要“轰轰烈烈”,造出声势,但期间如能加上一点抒情,一点风光描写文章会好看得多。其实文革前初高中语文课本是很全面的,什么方面的作品都有,至少在当时是经过选择,考虑到各个方面的平衡才定下来的。这些上过高中的年轻人,有一定的文学基础,学习起来就如戳破一层窗户纸,写作水平的提高很快。但最主要的是欣赏水平的提高,使这些人以后受益一生。
        学习班最后的一天,发了一个笔记本,留作纪念,大家推荐我朗读朱自清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作为最后的节目。我说只念风景部分好了,人文部分就算了,全部读太长。
朗读,当然所用的就是普通话,普通话不是北京话,没有那么多的儿化音,但想说得好也是很难的。
         普通话每个字都有他自己的发音位置,在朗读或专业的播音里叫做“阴阳上去”四个声调。
         也就是中学以前与文中学过的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分别对应现在的一声,二声,三声,四声。
         在高中兴趣班里有很多老师会教一些有关的内容,当然,普通话也在其中,这些老师有时也会教层次比较高的东西。
        例如,口腔舌位图,把人的音量画出来,只有每个字牢牢的按照舌位图说出来才算正确。我们语文组的就曾经一直重复的练绕口令:
                                                    调到敌岛打特盗
                                                    特盗太刁投短刀
                                                    挡推顶打短刀掉
                                                    踏盗得刀盗打倒
      这只是最基础的,朗读技巧有很多,如:停连。简单说就是停顿和连接,每个人对稿件的理解都不会相同,这样,停顿和连接的节奏也不会相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金牌播音员和一般乡下播音员的区别。前两天听中央电视台播音,停连一塌糊涂,每一个停连都不在节奏上。可见现在即使中央台水平也是一塌糊涂。停连掌握得好,声音听起来浑厚,可以做到音断气不断,也就是说停顿以后还要有气息在支撑,也就是平常说的磁性。当然发声的部位等技巧也是要掌握。我们的语文兴趣班指导老师,是电台的播音员,57年后下来教书,想把他掌握的播音技巧传授给我们,不过我们没有人能完全学会,他很失望。
       …….    ……. 桨声汩——汩,我们开始领略那晃荡着蔷薇色的历史的秦淮河的滋味了。
     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我们初上船的时候,天色还未断黑,那漾漾的柔波是这样的恬静,委婉,使我们一面有水阔天空之想,一面又憧憬着纸醉金迷之境了。等到灯火明时,阴阴的变为沉沉了:黯淡的水光,像梦一般;那偶然闪烁着的光芒,就是梦的眼睛了。我们坐在舱前,因了那隆起的顶棚,仿佛总是昂着首向前走着似的;于是飘飘然如御风而行的我们,看着那些自在的湾泊着的船,船里走马灯般的人物,便像是下界一般,迢迢的远了,又像在雾里看花,尽朦朦胧胧的。这时我们已过了利涉桥,望见东关头了。沿路听见断续的歌声:有从沿河的妓楼飘来的,有从河上船里度来的。我们明知那些歌声,只是些因袭的言词,从生涩的歌喉里机械的发出来的;但它们经了夏夜的微风的吹漾和水波的摇拂,袅娜着到我们耳边的时候,已经不单是她们的歌声,而混着微风和河水的密语了。于是我们不得不被牵惹着,震撼着,相与浮沉于这歌声里了。从东关头转湾,不久就到大中桥。大中桥共有三个桥拱,都很阔大,           …….  ……过了大中桥,便到了灯月交辉,笙歌彻夜的秦淮河;这才是秦淮河的真面目哩。
  大中桥外,顿然空阔,和桥内两岸排着密密的人家的大异了。一眼望去,疏疏的林,淡淡的月,衬着蓝蔚的天,颇像荒江野渡光景;那边呢,郁丛丛的,阴森森的,又似乎藏着无边的黑暗:令人几乎不信那是繁华的秦淮河了。但是河中眩晕着的灯光,纵横着的画舫,悠扬着的笛韵,夹着那吱吱的胡琴声,终于使我们认识绿如茵陈酒的秦淮水了。此地天裸露着的多些,故觉夜来的独迟些 从清清的水影里……   
         ……在我们停泊的地方,灯光原是纷然的;不过这些灯光都是黄而有晕的。黄已经不能明了,再加上了晕,便更不成了。灯愈多,晕就愈甚;这一段光景,和河中的风味大异了。但灯与月竟能并存着,交融着,使月成了缠绵的月,灯射着渺渺的灵辉;这正是天之所以厚秦淮河,也正是天之所以厚我们…….  
        我慢慢的读完,大家沉浸在文章的美丽景色中,好半天,真美啊,一位女学员感叹.。
        教员说:景物的描写是为内容服务的,朱自清的这篇文章写于1923年10月,正值五四运动过后四年,文化领域显得比较冷落……作者在思考之后,终觉“黑暗重复落在我们面前,我们看见彼岸的空船上一星两星的,枯燥无力又摇摇不定的光。”这种梦中似的痛苦,表现了作者心里充满了幻灭的情思。我们在革命的实践中…….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已有 2 人评分阳光味 正能量 收起 理由
wwmm + 3 + 2
一休爸爸 + 3

总评分: 阳光味 + 6  正能量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休爸爸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9-10-3 06:09:17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用户协议|管理章程|Archiver|手机版|家在银滩 JZYT.net ( 苏ICP备17021281号

GMT+8, 2019-12-12 11:27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家在银滩网站运行与维护工作室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32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