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欢迎光临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搜索
查看: 1429|回复: 1

我和邻居们的家

[复制链接]
491226588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8-5-7 20:11:08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了,我回到自己的家,在外面浪了近一年,终于回到家。楼房里住的人,一般邻居们是不太走动的。上楼下楼见面只是点点头,至于各自在哪儿上班,一般不了解。
     我住的楼房有点不一样,这里原来是军队的家属区,正营以上的干部才有资格住,付营以下是不享受这个待遇的。第一批分配住房的人大都已经退伍了,在退伍之前差不多又提了一两级,退下来时都是正副团了吧。后来虽然有些人搬走了,但大多数还是在部队的退伍兵。虽然分配到地方不同的单位,大家的联系还是很紧的。
    说一说我楼眼儿的几位家伙吧。我不是部队的,但以前给部队帮了不少忙,所以也在此有一套住房。大家以前大多见过面,比较熟悉。我经常做些小点心给各家的小家伙们去吃,象芋头枣泥糕,桂花糕啦之类。大家关系很好,当然他们家大人有时回不了家,打电话回来,我们帮助把孩子接回来吃饭也是经常的。
    我对门是一个东北的退伍兵,副团退的,分配公安系统。一开始没法安排,在一个派出所当普通警察,他工资比分局长还高,派出所长也没法安排他工作,虽然他毫不埋怨,但所长在他面前还是很拘束。很快开发区又成立了一个派出所,马上分配他去任所长,这下大家都安逸了。
     年前,乡下的老乡杀猪,给他送了半扇,他老爹怎么也扛不到六楼,大家帮忙送到他家,于是老头砍了几块儿,一家分一块儿;有人送了一只羊,也是大家一家几斤分掉,就这样到年后还有不少在冰箱里放不下的有味儿了扔掉。
     下面两家,一个分到税务,科长吧,一个分到开发区管委会,两家过去就在一起住,两家一个丫头,一个小子,从小学,中学一直在一起。大学毕业后税务局的那个丫头考公务员,就是税务招人,有五个指标。这个丫头笔试第一,面试第二。觉得自己没问题,就没“跑”关系,结果公布结果没有她,人事部门的人告诉她老爹,这是局长直接定的人,人家都跑都送,你连局长面都不见,能用你家丫头?说起来部队的干部还是比不了地方上干部啊,比地方上的“傻”得多。丫头去在北京一个单位上班了。另一家的小子在北京上的大学,毕业后直接在北京找了个地方工作,两个人经常一起回家。前两天楼梯上,听见两个孩子叽叽喳喳再闹,抬头一看,那个丫头趴在小子背上,手里提着买的东西,小子正努力的向上爬。看我上楼,赶紧下来红着脸喊:爷爷刚回来?我从他们身边走过说:我刚回来,你们继续。小子说:都怨你。丫头说,继续背,于是又爬了上去。后来听说两家已经在讨论婚礼了。我想这倒好,结婚时从这家一开门,到推门进那家,连一分钟都用不了。两家从大人到孩子没法再了解了,也不用别人介绍,真正的竹马青梅。
    再下面是江浙一带的人,农村的兵,回家后带来一包熏鱼,楼里每家分了两条。非常好的熏鱼,比买的好得多。听他说是自己家里薰的。
   二楼现在住的是一个老太太,近八十了,他女婿是301的主任医师,孩子在这里。最近老头死了,她一个亲戚来这里陪她,福建客家人,很能干的一个人。前几年她儿子在美国不学好,赌博,欠了一屁股债。她偷渡去了美国,在一个中国人家里打工给那家看孩子。有一次孩子发烧到39度多,去社区医院,美国大夫不给开药,说回家多喝水睡觉。中国人的体质和白种人是不一样的,39度中国孩子受不了,于是她去超市,买了一把葱,一把香菜。把葱白和香菜根一起煮,不烫嘴了给小孩喝,然后出汗,第二天孩子烧就退下来了;又有一次孩子浑身起疙瘩,医院也没办法,她又用香菜根煮水给孩子洗身上,很快孩子疙瘩就消下去。在美国呆了两年,看他的儿子不可救药,就回来照顾老太太。
    女儿的孩子也是女孩,上六年级,在家里除了看电视,就是玩儿手机,倒是不出去跑。还是很省心的,院里有几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孩子,有时也在一起玩儿。那天听见那个客家老太太在哼歌,仔细听,觉得这是我在南方听过的民谣“火曳融”。走过去,坐在她跟前,和她一起哼:
                                                              火曳融
                                                            曳到黄竹桶
                                                              织筲箕
                                                              搂黄米
                                                              探阿姨
                                                           阿姨不在咵
                                                           打发一骑马
                                                         骑在舅公门口过
                                                         食嗳舅公三头禾
                                                         捉煞舅公无老婆
    老太婆听见我和她一起哼歌,很惊讶——你能听懂?我说去过白石采风,能听懂这些歌。火曳融慢慢的唱来,还是很好听的。小孩子听不懂,我慢慢地一边哼,一边用白话翻译:         
                                                        萤火虫
                                                        闪烁着飞到黄竹筒
                                                     (我) 编织筲箕(去)捞黄米
                                                       然后去看阿姨,
                                                       可是阿姨不在家,
                                                       阿姨家人打赏我一匹马
                                                       我骑马从舅公门口过时。
                                                       马吃了舅公的几颗禾苗,
                                                       致使舅公有讨不到老婆的坏运气。
    老太婆抿着嘴,咪咪的笑着,接着哼歌,小孩子们也一蹦一跳的唱:火曳融,曳到黄竹桶......。夕阳穿过树影投射下来,把老太婆,小孩子,旁边的柿子树和树上的小鸟,都镀上一层金黄。家,这就是家,中国人向往的自己的家。不管你走到哪里,不管贫富,家,永远是心中深藏的一块柔软的地方。

已有 2 人评分阳光味 正能量 收起 理由
wwmm + 3 + 2
ychyh668 + 3 + 2

总评分: 阳光味 + 6  正能量 +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用户协议|管理章程|Archiver|手机版|家在银滩 JZYT.net ( 苏ICP备17021281号

GMT+8, 2018-8-17 07:46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家在银滩网站运行与维护工作室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32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