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欢迎光临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搜索
查看: 1526|回复: 10

天上银滩(14)

[复制链接]
bullnew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5 22:24:06 |显示全部楼层

海上仙山(全文)

(1)

来银滩三年了,从堕崮山脚下路过已是无数次了,却一次也没有登过。可能是少年时一直生活在山区(矿山)的原因,见够了山,对山也就不像对海这样的稀罕。
下海游泳倒是多少次了,而且也没个够,上了瘾似的。就是不能下水(冷)的季节,也一定要到海水边上转转,好像去了海边就能过一下瘾。
也不知“知者乐水,仁者乐山”到底是说成“智者喜欢水,仁者喜欢山”对呢,还是“智者像水动,仁者如山静”对呢。记忆里,小时候我们那班上都是齐齐地理解为喜欢水,喜欢山的。理解的这样整齐,肯定是与那些小学老师有关的,他们如不是这样理解,我们是不太可能都是这样整齐的理解的。好像到了初中还是这样理解的,因为我的记忆里不曾有谁质凝过更不曾有谁纠正过我这样理解。后头也就固化的这样理解了。因为上到初二就搞文化大革命了,不上课了。更何况当时的人们把孔老夫子的庙里的骨头都给扒出来了呢,谁他奶奶(对不起,用词不文雅)的还会管他二千多年前的孔老夫子的子曰“乐”的意思是“喜欢”还是“似”或“如”呢。
小时候到现在五十年都过去了,留在我脑子里的那子曰的意思仍是“喜欢”。
我喜水胜于喜山,岂不是要划入“智者”吗,这就有点矛盾甚至讽刺意味了,连子曰的意思都拿不准,还敢冒智者之名吗。
都这把年纪了,搞不搞得清子曰的意思也就那么回事了,早已没人在意了。就是有人要见笑也由他笑了吧。
不纠缠了。就再又再地把这“子曰”是什么的仍再放过去吧。
不过,常年在这山跟前住着,总不上去看看,总归心里会有个疙瘩的。再说,也就更不合那“智者”了。
所以,想上去看看的念头也会时不时地冒出来。
有登山的念头了,又因进山要几十元门票,自己小气就拖着没去。再后来,赶集道上听说,起大早,那山门口是没有人收票的。
于是那天,下定决心第二天去登堕崮山。
2016年5月14日,一大早,我和老伴终于来到了山门下。
我人爱面子,生怕听来的,那一大早不要票可以进山的话有误,得找人求证一下。
在离山门还有点路的地方(停车场),见一老农民模样的保安,我恭敬上前问道,“请问大哥,这大早上进山是真不收票的吗?”
“甭问了,一天都不收票。”保安大哥无所谓的回答。
“一天都不收票?”我被他的回答弄懵了。
“不收。”两个字,他很干脆。
“天天都这样?”我以为是这样。
“那是你想哩。我是说今天一天不收票。”这次回答多出很多字来了。
这时,我当然明白了是今天一天不收票。可我还是不明白,“今天又怎么一天不收票呢?”
“佛菩萨今天过节。给你赶上了。”对这山的规矩,保安大哥要比我懂得多了去。
“大哥,再请问,佛菩萨今天过得是什么节?”我真是要向他请教的。
“菩萨节好多咧,哪能叫你都知道。”他摆摆手叫我往前走。
见保安大哥不肯再赐教,我和老伴就往前去。
“菩萨的节好多咧,哪不就是逢节就不收进山的门票吗?”我自言自语,也是说给老伴听。
“你看佛菩萨有多大方,一年有半年都不收票。哪像你那么小气,为个门票算计了两年。”老伴揶揄我。
这山的佛菩萨真是不算小气。到那天上午十点钟,我们就出了山门,在里头转悠时我们连点带估,游客人数不下五百,这样一天下来上千人是有的,如不免票的话那可是几万元收入啊。佛菩萨的节多咧,年年这样,哪不是要多少个百万的大洋不收了吗。
“呀!这数目可不小了呀!”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2)

进山的大门那儿设了验票道闸,那闸门不高(也就六七十公分),是锁的,我们到这儿就不能再往前走了。
看来这早晨进山不要票的意思,也并不是放开闸门让随便进的。
我们和一些进不去的人站在道闸口上。可以看见山门里面有十几个游人正往上山的路上走去。
闸门那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一个三四十岁的女的,外面进不去的,都以为她是守道闸的。她看着外边这些人不言语,外边的人也没有说话的。
包括我们在内,站在道闸外边的都是些老头老妈,还不断有老头老妈朝这边聚拢过来。
那坐在里边的女的,悠闲的晃着二郎腿,她就那么的看着我们,并没有过来给我们打开道闸的意思。
有几个老头老妈看进不去,就退到别处转了。
看着那女的,我心里嘀咕,她不会也是翻进去玩的吧?不知是她已经猜到了我正在想什么,还是她自己憋不住了,“都是自己爬过来的。”她终于说话了。
“你不是这儿守门的?”旁边的老头问了一句。
“我也是来玩的。”一口川腔的她答道。
我想到了面子问题,抬眼一扫,山门四周都有摄像监控,“爬进去?”我犹豫了。
“哪你咋个进来吗?”她的意思是只有这一步走。
“哪不都被摄像头录了进去?”我想到了媒体上经常批评不文明游客行为的视频镜头。
“那你就只有等九点钟开闸了。”她从椅子上站起来顾自往上山的路走去。
看一下手机,还没过六点半。
“也爬过去吧。”我对老伴也是对边上的其他老头老妈说。
“真要爬过去吗?”老伴犹豫地也朝监控头看了一眼。
“反正都是爬进去的,又不只是我们丢脸。”我个子高没费什么劲就爬过了道闸。
跟着,后面的也陆续地爬进来了。
“这样真不好。”老伴虽然也跟着爬进来了,但她总觉这爬进来实在不文雅,“既然能不收票,又何必不打开道闸让人好好地走进来呢?”
“好啦,好啦...只要进来就行了…..”我嘻哈道。
“去你的...”她呸过来。
“能不收你门票已是开恩了,要求那哪么高呢?”尽管嘴上我这么对她说,但心里还是有些堵的,“都是六十五六岁的人了,还在这儿监控头里留下翻爬道闸的镜头。”
这镜头里也不单是我们两老口子,再看看那些跟着爬进来的,比我年纪也都小不到那里去。从众吧。
再说,自打这山门的道闸设了以来,早晨不收票起,不都是天天的有人要这样爬进来的吗。
再看,那道闸的铁管顶面锃亮,一定是被每天爬过的人的衣服给蹭的。一握道闸的金属管,就知道用的是很厚的材料,结实着呢。再多人翻爬也不会损坏它。再说,把道闸做的那么低矮,仅仅是为省点金属材料,能说这一切,不都是为了让老人易于爬过这个道闸吗?
好啊。一天里早晨这个时段进山游玩不收门票,这个时段也不派员来守着又省了工钱,道闸又做得易于翻越,那可是几全几美的人性化设计呀。



已有 3 人评分阳光味 正能量 收起 理由
1572393117 + 3 + 2
山东后裔 + 3 + 2
一休爸爸 + 3

总评分: 阳光味 + 9  正能量 +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bullnew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5 22:24:32 |显示全部楼层
海上仙山
(3)
我出生在鲁西北平原,在那里长到九岁没见过山,也就以为北方是没有山的。后来移居江南(长江中游)山区,并在那里的山区生活了几十年。
由此,山在我脑子里都是江南的郁郁葱葱,巍峨逶迤,古树参天,溪水瀑布,温润潮湿,鸟语花香,生机盎然,等等这些词汇的固化。
更形象地说,在江南的山上抓起一把土,是可以攥出水来,可以握出油来的。
北方山上的土怕是办不到的,起码齐鲁之地山上的土就办不到。至于北方其他地的山能不能攥出水来握出油来,我没去过,不能瞎说,但登长城那里的燕山也是肯定办不到的。
头一次感觉北方的山,是在三十岁那年。
那年从南方来北方出差,火车经过泰山脚下,虽然早已不再如幼时那样傻的以为北方是没有山的了。但当看到横垣窗外的那高耸入云的光秃秃的巨大山体时,我还是疑惑,这一大堆的石头也能被叫做山吗?
心里那已有的江南的山,让我顽固地拒绝眼前这巨大无比的光秃秃的石头山。这石头山总让我感到深深地不安,会让我想起幼年饥荒年代我的出生地那里被剥光了树皮的枝干,和村里饥饿老者枯瘦如柴的肋骨。
尽管也读过也听过赞美泰山的伟大,也略知历史上登基的皇帝们都要来叩拜这一大堆的石头,并要装模作样地御封钦赐这堆大石头这“岳”那“尊”的名号,但这都不能阻止它让我联想起绝收的土地与饥饿的人群。那幼年饥荒年代饥饿造成的痛苦伤害,这一辈子是抹不掉了。我就是在那被称作三年自然灾害的年代,随家从北方逃往南方。我不仅仅是以为北方没有山,还认为北方即使有山,那山必也与我逃出去的那土地一样干旱贫瘠而养不活人。
那年我们刚来银滩住在西头,小区里的人们告诉我们东面有堕崮山,当空气透明的天气,向东张望能清晰地看见堕崮山瘦骨嶙峋的山体,它竟也是一大堆光秃秃的石头。
我希望银滩是块富庶的宝地,而这光秃秃的石头山似乎是美中不足。
噢,无论之前多么地不喜欢这些光秃秃的石头山,但此刻,总是已来到了它的脚下,不妨就用眼睛用鼻子用嘴巴用耳朵用双脚和汗水大胆地贴上去,自由地感受它吧。
当踏进了它的圈子,再见到的堕崮山就与在远处望见的堕崮山不是一回事了。茂密的林子盖住了走在水泥路上的我们,完全不见了那赤裸的,让人心情抑郁的大石头。
这些林木虽不是参天大树,可也都是有数丈高的,将低矮的人类遮蔽其中却是全不费力的。
最让我们惊奇的是,这些树的根真的就扎在砂砾中,它们赖以生存的所谓土质的确是那样的贫瘠而干燥,与江南山区的土壤简直就不能比。可就是这毫无水分营养的砂质,用自己的贫痟品质供养出了枝繁叶茂的万千种类的植被。
再往细里观察,会发现这山的叶的绿是不同于江南山上的叶的绿的,它绿得更有灵气更具质感,正如根下砂土一样,它们实在的,再没有一点多余的水分。
这也许正是北方生灵的品性。
阵阵清香飘逸在山间,那是随处可见的,比其它树木高出一头的槐树顶部散发出来的,五月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槐树是让人一听到它的名字就喜欢的,我想它从人类情感上得到这样的宠幸,一定就是因了它在这个季节里开满了洁白如玉的散发十里清香的满树槐花吧。
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有我老伴弟弟家的一个小女孩儿,属外表文艺青年一类,就在这个五月里的前几天,她突然来了一句“槐花儿黄…….”,像是要抒发什么情感似的,后面却就没有下文了,抒不出来也抒不下去了。
她生活的鄱阳湖那里其实是没有什么槐树的,即使有槐树也不是北方正宗的槐树,更不见得有花开。
于是我就把小区路边开的槐花连续拍了几张图片发到朋友圈里,立即得到她“啧啧”地点赞。不几天,就在朋友圈里发现她到了南京一带的乡村,她一定是冲着看槐花去的。
孤陋寡闻的我,没读过什么专写槐花的文字,不过,我仍觉得,这槐花如此被青春少女钟爱也许是上帝的原意。至于上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意思,我却不知道了。
顺着路两旁满目的绿色,呼吸着槐花姑娘吐出的芳香,我们一直向山弯处深入而来。我们是来爬山的,这宽宽的水泥路会一直通往山顶的吗?
当又转过一道弯,上到一个高处,眼前豁然明朗,苍翠的山腰间,竖立着一尊巨大的白佛塑像,他面朝山外,注视着他下方那座气势辉煌的被林木围绕的禅院。
低沉的洪亮的钟声,缓缓地回荡在山谷中。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此处,果然是风水宝地。
“我们不往前去吧?”她停下不走了。
我知道老伴又记起了她老娘在世时给她的忠告……..
海上仙山
(4)
“这路或许就通到山顶呢?”我没有停下,“你在这儿等着,我到前面看看路去。”我顺着水泥路往上跑了十几步,前面的石阶通向一座小桥,桥那头像是只通寺院方向,没看见有往山顶的路了。
我退了回来。
她还站那儿。
我岳母在世时,是不愿意我们随便进庙去的。她家就住在那山顶有一座大庙的山脚下,有时我说起要到山顶庙里去玩时,岳母就会沉下脸说“无事不登三宝殿,那里面有什么好玩的”。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得而知,反正她是反对的。
“我们到那寺那里去看看吗,都到跟前了。”寺庙里一尘不染的环境对我很有吸引力。如再往上一层说,至于信不信菩萨说不准,反正在庙里面,还是让我体会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的。起码“觉”“悟”这二字是与“佛”不分的。至于“无事不登三宝殿”,进到殿里能“觉”点什么,能“悟”点什么,也不就是“事”吗。
“不去行吧?求你啦。”她开始往回走,“你老要跑庙里去干吗呀?”
“觉悟,觉悟吗….”我说。
“悟你的大头鬼啊,就不怕冲撞了神灵?”她极力反对,“你不想想,这个冬天你老有病,还不跟你去年进庙去有关系…”
“好啦,好啦,不去就不去吧。”我只得由她。
也许她是有道理的。不是早有先人说过“信神如神在”,也许这神就真在庙里蹲着呢。都说“信则灵”,哪我这说不上信,也说不上不信的,进庙里去,真碰上里面的神问我到底如何确定,我也是不好交待的。如是,这是回避了的好。
“总要找一条上山的路吧?”我说。
“刚我们往这边走过来时,一些人往那边一条小路去了。”她提示。“可能那就是上山的路了。”我觉得她说得是。
“哐……..”洪亮而沉闷钟声在山谷中震荡。
奇怪地是,在钟的回音里,如来的佛像总在我脑子里闪现,“佛总是好的。只是这世界...唉…”
不多想了,快找上山的路去吧。
那水泥铺就的大道是去往禅寺的。
从山门那儿走来,在走入这条水泥大道没多远的左手边,拐向树林子里面去的,就是那条通往山顶的小道了。
再回到这个叉出去的路口时,见这儿的树干上还是钉了一块木牌的,上面有“山顶”二字,还画了一个指示方向的箭头。
不知是这牌子小了呢,还是没往这上头想,刚才走过时我竟完全没注意到,也许就是被那大道先入为主了。
一本书里有这句话:“那路是小的,你们找不着”,是说那小的路才是通天堂的。
我虽没看到,老伴还是看到了这小路的。有她知道天堂的路也行了(说句玩笑话)。
望向伸向林子里的小路上,这时并不见有人,后面过来的人也如我们前面一样,顺着水泥路往前去了,并没有人拐入小道。
“这小路对吗?”我疑惑起来。
“不要上去了,就在这里转转算了。”如果是我拿不准的,老伴就会劝我放弃。
“这样,你不要上山了,就在山门口那儿等我,我跑上去就下来,很快的。”我说。
“非要上去吗?”她还想劝我放弃。
“总是要登一次的。”我是拿定了主意的。
“那你上去就马上下来,别在上面磨蹭。”她知道我不会就此罢休的。
我往树林中的小道走去。
我是一定要先动步子的,她必是要等我转弯看不见了,才会走她的。
我一路小跑,很快就转到一块大石头背后,停下,躲在石头后面看她,她在那儿又站了一会,随后慢慢转身往回走了。
跑是做给她看的,不让她在那儿久站。她一走,我就不用再跑了,慢悠悠地,仔细观察起路两边的树啊草啊,藤啊,这些植物来。
这小路似乎也没有什么大坡度,缓缓的走起来也不费劲。我又后悔没让老伴一起跟来,倒叫她一人在山门那里着急等候。我甚至动了跑回去再叫她一起上来的念头,不过,我也很快就打住了。待我回去叫她,必是连我也不能再返回来登山了。
我咬咬牙,排除心里对她的歉意,继续往前走。
很快,那小路就不是我前面以为的都是那样平坦了。
陡,几乎是突然出现的,让人感到愕然。往上爬了十几步,两条腿的感到了酸胀。越往上坡度越陡,甚至有些险了。
这时,就在前面有三个穿得挺洋气的中年女性正手撑在两边的石头上喘息,再看,她们几个每人脚上都是一双高跟鞋。
“哎呀,好在没回去叫她。”老伴也是穿的皮鞋,那鞋跟爬这样的石坡必是磕磕绊绊的。刚才还在后悔没叫她一起上来的,现在一下子倒是庆幸叫她没上来了。
走过那几个女的身边,本想与她们打个招呼,说句鼓劲的话。但,见她们几个都带着一脸的防备表情盯着我,没有一点笑的样子,齐齐地身体往一边靠,都要贴到那大石头上了。是让开路,叫我过去。
她们的举动,让我有些糊涂。
“我像个坏人吗?”
我赶快收了笑脸,从她们戒备的眼神穿过。
“在银滩要这样盯人吗?”我似乎变得有些不自信了。
也难怪,这时(时间还是早了),这条小路前后,除了她们三个,再就是我了。也许她们家乡那里治安状况不太好吧。

使用道具 举报

bullnew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5 22:25:07 |显示全部楼层
海上仙山
(5)

这山没有潺潺流水,当然,更不可能有瀑布。但也绝不是我在远处看见的只有光秃秃的大石头,同样生长着各种树木与花草,只是一些种类与南方山上的不同罢了。
我一直以为,那些终年以藤叶攀缘在南方城市院墙桥柱上的爬山虎一类,它们只能生长在南方。没想到它们照样爬满了这儿的悬崖绝壁,它们油黑密实的叶子不仅遮盖了那裸露的岩石,更是自然巧妙地构造出一片片的绿色幕墙,仿佛一道道绿色瀑布悬挂天空。
噢,不要把那绿色瀑布的功劳都归了爬山虎,那攀爬在岩石上的绿色中,还有很多是猕猴桃藤。
不止有猕猴桃藤,那些纠缠于树干上的一蓬蓬嫩黄色藤子是金银花。金银花出现在这儿,而且长得这样茂盛,甚至比江南华南的它们的同类生长的更好。我在江南华南还很少看到金银花有成片生长的。我以为像金银花这样娇嫩的植物它只能是生长于江南的。这真让我感到意外。
站在这满山绿色跟前,我竟大为迷惑。不是外地来这儿买房的,都说银滩冬天冷得受不了吗。既然这人都冻得受不了,那,那些草本的嫩叶子的藤子还能熬得过去冬天,还不都得给冻死。可是眼前这一片片的绿色,不都是在人们谈虎色变的银滩冬天过来得吗,再看那些藤子,甚至长得比那南粤那里的更绿更鲜活。
再,之前,我是坚定认为北方的气候(包括土壤雨水温度这些条件吧),让北方是不会有什么花卉的,花卉必是属于南方世界的。当我在春夏的季节见识了银滩的花卉世界,我脑子里的东西完全被颠覆了。
在南方,我不曾见过像银滩这样,许多小区的院墙都被怒放的玫瑰花覆盖成蔚为壮观的景色。当我把这玫瑰花的城墙拍成图片放上朋友圈,顿时引来一片惊呼,“这是哪儿?这是哪儿?”
当樱花开的日子,小区的内路面被风落的花瓣铺满,当我把这樱花大道的图片放上朋友圈时,又是一片惊呼,“你们现在哪个国家?”
银滩的花卉不只是生活小区的装扮,它们同样生长在这通往堕崮山顶的小路两旁,玫瑰,樱花,紫薇,凌宵…….槐花不止有白色和黄色,还有红色的……..春天银滩的海是花的海。
随着海拔上升,小路越来越陡,我沿着岩缝中的石阶向上爬。
更陡的一段出现了,小路几乎立了起来,还好,右手边设了铁链子供人拽着攀登。
过了铁链子这一段,树木已经明显变得稀少,虽然小路仍被树木遮盖着,但透过树干的空档,左右看出去,两面的山崖差不多都是成片裸露的岩石了。
这儿差不多是此山的三分之二高度地方。
我歇下脚步,向着山下的前方极目远眺,远处,从左至右都是海面。近处,在海面与陆地连接的那一条蜿蜒的长线上,火柴盒一样码起来的楼群成片的排开去,银滩俨然已是一个城市规模。谁能想到,在这个现代城市的地皮上,几年前还只是一个小镇下面的几个小小的农业自然村。眼前的这一切成就,怎能不让人感慨万千,如今中国的发展,真是神速啊。
我望向右前方的远处,要从那密密麻的楼群堆里辨认出有我一间房的那个小区。毕竟离得太远了,那个小区又没有显眼的高楼,我是不能从那么一大片模糊的影子里认出来的。不过我还是看到了我住的那个小区路对面的那几栋三十多层高的圆筒子楼,它们鹤立鸡群的竖在那儿。
当再往上爬,这时发现,小路是从山脚下的东南口子进入,而后,是逐渐向西向山的北面旋转而上。
剩余的三分之一高度以上,树木更加稀少。眼前尽是裸露的巨石,这就是我在银滩西部看到的那个堕崮山了。
就在这个高度上,一段较平坦的路面转向左。没走多远,发现这段平坦的小路是通向一个建在山腰的一个庙去的。这里还有庙,上山前是根本不知道的。
当然,这儿我也是不会进庙去的。
到这儿总不能就算到了山顶吧。在山下望,那山顶是一个孤立的石峰啊。
果然,就在这平坦小路的中段,又出现了向右上方拐去的小道。小道前方朝东,再往上已不见有大的树木了,脚下的石块也呈现严重风化现象。这儿差不多已到了从山下望到的那顶峰的巨石下面,就在上面不远处,能看见一栋破旧不堪的小房子的屋顶,像是一座土地庙在那里。
我朝着土地庙那儿走上去,前面一块巨石遮住了视线,在巨石跟前一个色彩鲜艳的双肩包丢在路当中,旁边还有矿泉水瓶,石后传来小孩子的笑声。
“哟,还有比我先上来了的。”我加快脚步,转过了那块巨石,一抬头,耀眼的太阳光直刺了过来,在晃眼的光里,我还是看清了,是两个年轻女人带了一男一女两个七八岁的孩子,他们正朝着太阳在欢快地叫喊。估计是两个带着孩子的妈妈。
当其中一个妈妈转过身来时,被我的出现吓了一跳。她立即叫唤其他人不要再喊了。
我怕真的惊吓了他们, “你们上来的真早啊!”我赶快与他们打招呼,“小朋友也这么厉害,能爬上这么陡的山来。”
“你也是很早啊。”两个妈妈立即轻松了下来。
因为这个位置坡度突然拉升,站在这儿,不仅看海看得更远,而且是没有遮挡的看到山下进山的门楼与山门外的欧风小镇。
“这个房子是庙吗?” 我不指望那两个妈妈能回答我。
“这是碧霞元君的庙,后来一夜之间,就被神仙给搬到半山腰去了。神仙是看她挑水上来太难了。”一个妈妈很利索的回答我。看样子,她比我知道的东西要多得多。
我想到了拍照。这一路上来,独自一人,拍了不少风景照,但却都没有我在内,我不喜欢难看的自拍图片。正好请他们为我拍一张。
一个妈妈很爽快地接过我的手机帮我拍了一张。
作为回报,我立即提议为他们四人合拍一张。他们也是非常高兴的,因为他们也无法拍四人合影的。
为了能将照片拍得好,两个妈妈想要把两个孩子抱到堆在庙跟前的砖垛上去坐着。在这地势险峻之处,她们抱孩子起来是有危险的。我立即上前帮着把孩子抱上砖垛,拍照完后又帮着把孩子抱下来。这让那两个妈妈非常高兴,一个劲地朝我道谢。
“带着小孩子爬这么陡的山可千万要注意安全啊!”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们。
“谢谢你,我们会的会的。”她们答道,“你要上山顶要倒回去,转到山背后才行。”那个对我说碧霞元君的妈妈朝我刚上来的方向指,“就在石头后面右手转弯。”
我往回倒了一段路,找到了转向山背面的那条小道。
转到山的背面,这儿所见又是另一番风光。
清晨的雾气依然缠绕在山腰,犹如在万米高空的飞机上俯瞰大地,远处那墨绿的田野村庄以及那起伏的丘陵山峦,透过雾气的空隙展现在我的眼前,像是一幅巨大的虚无飘渺的水彩画,随着水气在升腾旋移。我仿佛看见蓬莱仙阁了…….

已有 1 人评分阳光味 收起 理由
山东后裔 + 3

总评分: 阳光味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bullnew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5 22:35:59 |显示全部楼层
海上仙山
(6)

在山的南面,我们眼里所见到的,会以为堕崮山是突兀于海边的一座独立山峰。当到达山的背后,才发现,隆起的山体连绵不断的往北往东渐低逶迤而去,仿佛是堕崮山藏于身后的双臂。分布于山后诸多盆地中的大大小小的村落,是堕崮山守护的广袤腹地。
亿万年里,呼啸的海风早已把堕崮山的肩颈以上的肌肤剥蚀精光,并将它的露出的骨头残酷地风化,可它依然昂首挺立,巍然不动。
苍天怜悯它,让它骨头风化的粉尘积存于骨节缝隙中变回泥土,在那缝隙里重新生长出草木来。这些草木的根缝补日渐碎裂的头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不休止。上山的路之所以给我们此山林木繁茂的感觉,就是因为登山的小路是沿着生满植物的岩缝上来的。
在远处望着这裸露的石山,我厌恶它的贫瘠恶劣。当站在它的肩胛上的时候,我懂了什么叫做山的“风骨”。
沿着山的背颈攀向山的颅顶,必须通过一道岩石夹缝,从入口处透过光去,可见夹缝的出口迎面大石上,豁然写着“一线天”三个大草字。
怎么偏偏在这接近山顶的地方造出这么一道石缝来呢?
这缝的外面片形巨石像极了堕崮山这位武士出战时披戴的护肩,它又是让人登顶的唯一隘口。
不可思议,大自然的鬼爷神工啊!
转过颈背,来在山的左肩处,抬头可见堕崮头颅左耳位置的大石上刻有“玉液天池”四个大字。以为只是四个字,不可能有水,故没有攀上去(后看到堕崮山介绍“玉液天池”是有水的,是由山顶雾气冷凝积存的天净水)。
“一揽万物小”。
我停留在它的颌下,头上即是它巨大的头颅。望着山脚下火柴盒大小的楼房和蚂蚁那么一点大的人影,大有“君临天下”之感觉。
稍作平息后,我伏下身,双手抠着石缝,开始往那巨大的头颅顶部爬去。
“高处不胜寒”。
当爬到一半高度,我立即感到了巅峰之上的寒气。就是五六米的高差,风翻几倍的大起来,啸声呼呼地钻入我的耳朵,气温仿佛一下子降低了十几度,寒气立时穿透我全身。
这种咫尺之间的突然变化或叫做感觉实在太诡异。
脚下就是悬崖峭壁,稍不留神就有坠落的危险。危险与刺激让
我既害怕又兴奋。
我爬到了竖立(固定)在岩石中心的那根旗杆跟前,靠着旗杆站立起来,脚下就是堕崮山的制高点。
阳光从海的上空射过来,白云在苍穹下自由地变化飘移,仿佛天地也在随着云彩翻转。
“无限风光在险峰”。
眩晕,让我感觉这世界无比奇妙,“我已不是我”。
当定下神来,才发现背靠的旗杆竟是一个上面扎满了彩色布条的十字架。那些布条早已被天风吹成了绦子。以藏佛的礼节表达登顶的心愿,足见前面登顶者对堕崮山都是充满了敬畏的。
倚着十字架的旗杆,一种神圣的感觉灌注了我的全身,仿佛从这儿只要一迈步就能进入那梦中的天堂。
风,在耳边呼啸,太阳似乎失去了它的热量,冷,令我身体不停地颤抖,我不愿这么快就离开这儿。更后悔自己竟不知带一条丝带来也扎在旗杆上。
我不想什么也没留下就下山去。
我一只手伸进裤袋里,触到了里面的手帕,它是新的,才买了两天,我把手帕掏了出来。我用胳膊抱住旗杆,腾出手来将手帕系在旗杆上,系好后,我又用力拉了拉,确认它是系牢了的。
做完这件事,我心里就得了安慰。但我仍然不想马上下到巨石下面去。
多么希望在这儿给自己留一张满意的图像。可是除了自己,还没有第二人上到此处。我只得掏出手机,自拍了几张。
靠着旗杆,我又站了一会儿。
终于,我还是要下去了。冷风,已吹得我浑身透凉。
一下到那巨石的下面,风没了,气温也立时温暖起来。这神奇简直令我目瞪口呆。
当我走回一线天(石缝)那儿时,又见到刚才碰到的那两个带了孩子的妈妈。
他们也敢上到旗杆那儿去?我真得要佩服了。
下次来,我一定要准备一条丝带,噢,还要带一个能为我拍照的。
站在顶峰旗杆那儿的感觉真是神奇极了!
(庄雨2016年8月15日完成于银滩)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休爸爸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6 09:43:2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山东后裔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6 13:44:24 |显示全部楼层
牛哥威武,我都没敢上去,其实只差几步就登顶了

使用道具 举报

青山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6 16:59:32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喜欢看老师的美文

使用道具 举报

bullnew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6 18:01:33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后裔 发表于 2016-8-16 13:44
牛哥威武,我都没敢上去,其实只差几步就登顶了

IMG_2255-1.jpg IMG_2256-1.jpg IMG_2269-1.jpg IMG_3896-1.jpg
IMG_2271-1.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山东后裔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6 20:24:07 |显示全部楼层

哥嫂都上去啦,佩服!

使用道具 举报

信马由缰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8-19 17:05:2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用户协议|管理章程|Archiver|手机版|家在银滩 JZYT.net ( 苏ICP备17021281号

GMT+8, 2019-8-22 00:19 , Processed in 0.093751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家在银滩网站运行与维护工作室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32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