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欢迎光临家在银滩-山东威海乳山银滩门户网站 乳山银滩 威海银滩业主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搜索

情海

原作者: 夕阳海风|2012-6-22 11:08| 查看: 12363

摘要: 自老连长老指导员的眷属离队后,西坡家属院儿第一次有了生气。尤其,这媳妇是中学老师,知识型、能说能聊的主儿。肯定会让爱显摆的二排长大出风头。不信你瞧,二排长那样儿,屁颠屁颠的,成了老婆的跟班,嘴角的翘纹 ...
一、飞来的“鸿雁” 

  二排长媳妇来了。
  几次欲来又罢的“老”媳妇,这回真来了。
  媳妇的驾临,让二排长风光的手舞足蹈。
  自老连长老指导员的眷属离队后,西坡家属院儿第一次有了生气。尤其,这媳妇是中学老师,知识型、能说能聊的主儿。肯定会让爱显摆的二排长大出风头。不信你瞧,二排长那样儿,屁颠屁颠的,成了老婆的跟班,嘴角的翘纹儿快扩张到脖后去了。低三下四的抖着机灵。好家伙,见谁跟谁通报:“我老婆来了,有空坐坐”!看那架势,路边的石头都邀请两遍了。真搞不懂,就一个女字,竟让他装不下盛不了,至于吗!
  工作班老刘“闹房”出来,咬着牙还恨恨的,他遭到二排长不公正的“虐待”。“这家伙,二杆子,你当我愿意来呀”!骂着,拉我往回走。
  家属院儿在岛西侧的半山腰。紧贴曲曲折折的盘山路,边走边倒翻刚才的不快。老刘比我大,是“过来人”,经历过闹房的阵势。所以,他更看不惯二排长的做派。念叨完了,话题就自然引到我身上。“小银,对象有了吗”?谢天谢地,多亏没叫我职务,不然我会折寿的。“没呢”,“23啦,该抓紧了,找个有文化的,啊”!还是老班长会疼人,心里一阵感激。“昨天刚刚写了信,还不知怎么样呢”。“嗷”。老刘安稳了,不再言声,默默地,两人各自想着心事儿。
  她,和我家相隔60多里。5年前,她高中毕业,进入卫生局。在距我家附近的医院当医生。我姑妈的村子就属她管辖。表姐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掰不开的好友。说来也是,她父母都工作在卫生系统,按理很美满。可家庭总有理不清的堵心事儿,因文革时期的缘故,父亲竟......这有什么,关键的是自己的人生态度。按表姐的观察,她对家庭的“污点儿”很在意,或多或少暴露出些自卑。她喜欢个高,聪明,机灵,有气质、善谈吐的男孩儿,可惜我不是。表姐干嘛给我说这些,我弄不明白!    表姐第四封信中就给了“勒令”。强调自己长这么大,就做过这一次“媒”,这回你必须主动给人家写信,最后抬出了名言:自古哪个搞对象,不都是男主动,让人家上赶着你,小皮球,没门儿!这媒当得,她姓甚名谁,长相啥样一概不知,就逼着下“聘书”,表姐太霸道了!
  写就写吧。称谓成了难题,称呼啥?“瑮”?太酸。“你好”?又太牵强?就称“x瑮同志”。这样正文就好写多了:
  “在全国人民热烈欢庆粉碎四人帮的大喜日子里,在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英明领导下,我们......”套词用完了,再介绍自己:“矮个、疤瘌眼儿、见人腼腆。十足的山后的茄子-----阴蛋。为人做事,有点儿像《暴风骤雨》里的老白,结尾正经八本的---“银”。
  信发出的当天,就掐算着时间。心话,若有电话该多好啊?可那个年代电话就算奢侈品,即使连队有电话,转出去再接地方,加起来不下五六个总机,那还不转到猴年马月。没辙,就等这慢腾腾的邮路吧,真急人啊!
  回到营房,一向稳重的张建春递过来一封信。甭看,表姐的。不过字体大不一样,清秀流利,透出女性笔体的特征。邮寄地址醒目地写着“内详”我这纳闷呢。一班长坏笑,引过来几个凑热闹的脑袋。“喝斥”过去,仔细看这封奇怪的信。原来是她。落款是xx瑮,此刻我有些激动了,从未有过的。
  这是个不藏不掖的爽快人,开门见山。介绍自己说幼稚,爱哭,并有着浓厚的小资产阶级意识。至于长相嘛,就更不用提了,真是不看倒也好,一看吓一跳。这人,还挺直的,直的“一塌糊涂”。说真的,很欣赏她敢于“挖苦”自己的勇气。不免更增添了对她的几分神秘。在脑子里描画着她的轮廓:苗条的身影;行走如飞的白衣姑娘;鸭蛋形的脸儿;爱自我“开涮”的嘴巴;就那么笑嘻嘻的望着你,即像《英雄儿女》里的王芳;又像《林海雪原》中的白茹......   想着,有些冲动了。本不会打乒乓球的我,找来吴排长一起打球,那是个臭球篓子,弓着背,咬着牙,左推右挡的白被人奉为“球圣”。偏偏被我扳回两局。越打越顺手,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雾渐渐淡去。大竹山的身影从迷障中显现出来,撕扯着朦胧的侧影;午间的太阳在云间穿行,穿刺出柔柔的光束;几片较大的云团间,阳光洒向海面,划分出明暗不均的区块;海岸边,浪簇拥着接力而来,抛跌着两条锚泊的渔船。船头被抛起来又跌下去,溅出泛白的浪花,滴溜溜儿的转,相向频频点头,活像两位恩爱的情侣。
  海鸥自远处飞来,降落在海面。在呼应中腾飞,爬升的瞬间,在海面激起水波、荡起涟漪、扩张相接,指示着远去的征程。
  “小银”,有人在叫,好像又有了什么事情......

[JZYT.NET]
文章分类
最新文章
乳山民间工匠——手艺人
在乳山民间,人们通常把各种会干工匠活的人叫做“手艺人”,称他们各自干的活为“耍手
进城
村村逢五都有集,可对原来生活在大城市里的知青们却没了吸引力,那个集市只不过是农民
选择银滩您就偷着乐吧
每当看到有人什么赔本出售银滩海景房,我的心里不免顿生惆怅。好好的海景房为什么要卖
你抓着我的奶了
从黑风口往上是一段非常陡峭的光滑的石板路,角度大约有35---40度,非常难爬。陡峭的
囧事一桩,我把老婆弄丢
一天晚上,我们在东流水附近的护城河边见面,谈天说地、东拉西扯,不知不觉时间过的飞
踏春
周日是三八,也是春姑娘的节日。这样的日子蛰伏在家,岂不可惜?不如踏寻春的美丽,兴
趣谈山东多地的礼貌用语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免不了用到礼貌用语。礼貌用语各地有各地的特点和习惯。山东人也不
风筝
昨晚,因酒事将车子停在单位,导致今晨起了个大早,徒步穿行在上班的路上。路经火炬广
龙井村里品龙井
顺着蜿蜒的石径,信步到了一家茶坊。几张竹子制作桌椅整齐地摆放在不大的平台上。台子
闹元宵看扮玩之趣谈
淄博市的正月十五闹元宵非常热闹,名气也非常大,尤其是花灯、扮玩、社火等,具有悠久
[JZYT.NET]

用户协议|管理章程|Archiver|手机版|家在银滩 JZYT.net ( 苏ICP备17021281号

GMT+8, 2019-7-19 01:36 , Processed in 0.07812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家在银滩网站运行与维护工作室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32号

返回顶部